<dd id="iga32"><center id="iga32"></center></dd>
<button id="iga32"></button>

<em id="iga32"><acronym id="iga32"><u id="iga32"></u></acronym></em>

    1. 俄烏戰爭下全球農業格局重塑

      摘要: 今年2月下旬俄烏戰爭爆發后,全球農產品市場供應受到巨大沖擊,全球各國在農產品領域所扮演的角色也隨之變化:一些高度依賴俄烏農產品和化肥供應的國家成為城墻失火被殃及的“池魚”,另一些國家則憑借農產品價格飆升而趁機搶占市場份額,成為鷸蚌相爭而從中得利的“漁翁”。北非和中東等國已經因俄烏戰爭面臨糧食短缺威脅,而作為農產品主要生產國,美國、澳大利亞、阿根廷、印度和巴西等國有望趁機獲取俄烏損失的市場份額。不過...

      今年2月下旬俄烏戰爭爆發后,全球農產品市場供應受到巨大沖擊,全球各國在農產品領域所扮演的角色也隨之變化:一些高度依賴俄烏農產品和化肥供應的國家成為城墻失火被殃及的“池魚”,另一些國家則憑借農產品價格飆升而趁機搶占市場份額,成為鷸蚌相爭而從中得利的“漁翁”。


      北非和中東等國已經因俄烏戰爭面臨糧食短缺威脅,而作為農產品主要生產國,美國、澳大利亞、阿根廷、印度和巴西等國有望趁機獲取俄烏損失的市場份額。


      不過,由于天氣干旱,北美小麥以及南美的大豆和玉米的收成近期受到較大損失,限制了北美和南美大幅提高出口的能力。而接下來,化肥價格飆升和天氣因素預計也將持續對這些國家的作物產量增長帶來壓力。


      非洲和中東:面臨巨大糧食安全挑戰


      作為烏克蘭和俄羅斯最主要的農產品出口區域,北非和中東無疑是本次俄烏戰爭最直接和最嚴重的受害者,東非以及亞洲一些國家也可能會受到影響。



      俄烏在埃及、摩洛哥和突尼斯谷物進口量占比(2020年)


      這些受害國包括塞內加爾、埃及、摩洛哥、尼日利亞和坦桑尼亞等非洲國家,以及巴基斯坦、孟加拉國、也門、黎巴嫩和印尼等國。



      俄羅斯和烏克蘭在東非各國小麥進口份額占比


      聯合國糧農組織的預測模型顯示,俄烏戰爭影響下,到2022/23年,全球營養不良人口數量可能增加800萬至1300萬。


      早在戰爭爆發前,這些國家中有許多已經在疲于應付國際糧食和化肥價格高企的負面影響。而且目前中東正處于至少20年來的最干旱水平,意味著中東國家也難以依靠自身提高糧食產量。


      這些國家(特別是埃及、摩洛哥等北非國家)高度依賴從俄羅斯和烏克蘭進口谷物。而隨著國際谷物價格上漲,這些國家民眾的生活成本急劇飆升,可能會對這些國家產生嚴重的政治影響——1977年,埃及就曾爆發“面包騷亂”,差點推翻了政府;而十年前的“阿拉伯之春”爆發的導火線也是糧食漲價。


      印度:正摩拳擦掌爭取小麥出口市場份額


      在俄烏戰爭引發全球農作物市場爭奪戰之際,印度顯然是這場戰爭中最為積極的選手之一。


      印度作為世界第二大小麥生產國,小麥產量僅次于中國。但過去,由于物流瓶頸和質量問題,印度小麥一直難以提高對外出口量。


      據外媒報道,在連續5年的豐收之后,印度小麥在國內庫存已經大量過剩。俄烏戰爭的爆發顯然為印度提供了一個去庫存的契機,印度已經摩拳擦掌,打算借機獲取俄烏失去的市場份額。


      上周日,印度商務部發布聲明中透露,印度正開始和全球最大小麥進口國埃及就出口小麥的問題進行最后談判,同時印度與土耳其等國的談判也在進行中。


      印度消費者事務、食品和公共分配部高級官員蘇丹舒·潘迪(Sudhanshu Pandey)稱,印度的小麥出口已經回升,2021-22財年(2021年4月-2022年3月)預計將達到創紀錄的700萬噸。


      美國農業部在3月供需報告里稱,在黑海小麥出口中斷事件中,受益最多的就是澳大利亞和印度。


      澳大利亞:有望從小麥出口中獲利


      澳大利亞也是全球主要的小麥出口國,2020/2021年度的小麥出口量占全球13%。而在2021/2022年度,澳大利亞小麥剛剛經歷了豐收,有望從小麥價格上漲中獲益。


      美國農業部已經將澳大利亞21/22年度小麥出口量從2550萬噸上調至2750萬噸。


      不過,澳大利亞農業部表示,澳大利亞在短期內無法立即解決俄烏小麥供應減少的情況,因為澳麥本年度的全部小麥出口份額早在去年9月之前就已經被全部被預定。


      澳大利亞主要裝運商CBH集團表示,由于俄烏沖突導致黑海小麥出口受阻,全球主要進口商爭相購買小麥,小麥買家已經開始考慮遠至今年第三季度的澳麥遠期合同。


      美國:小麥增產動力有限


      盡管荷蘭國際集團預計,鑒于谷物和大豆價格處于多年高點,預計今年春季美國農民的春小麥、玉米和大豆的種植面積可能增長。


      然而,相比于印度和澳大利亞,美國在小麥領域能分得到蛋糕可能相對有限。


      在俄烏戰爭爆發前,美國今年的冬小麥已經完成播種,而冬小麥實際上占美國小麥產量的絕大部分比例,春小麥的種植面積相對較小。所以,美國實際上能夠增加的小麥種植面積非常有限。此外,堪薩斯州等主要種植冬小麥的州的干旱情況正在惡化,可能會進一步限制冬小麥的產量。


      更重要的是,美國農民耕種的各項成本都在飆升:化肥價格持續飆升,拖拉機、卡車和收割機所需要使用的柴油價格高企,美聯儲中西部分支機構的調查顯示,美國大部分糧食產區的農田租用價格同比上漲了約20%,這意味著農民擴大耕種面積的動力可能有限。


      美國伊利諾伊大學農業經濟學家斯科特?歐文(Scott Irwin)表示:“在北美,農民能對農作物(高價格)作出的回應非常有限……從長遠來看,小麥這么高的價格對農民沒有幫助?!?/p>


      此外,根據美國農業部的數據,在去年歉收后,全美小麥庫存處于14年來的最低水平。這意味著可供對外出口的小麥數量有限。


      相對于小麥來說,美國農民對大豆和玉米的增產動力可能會更足,美國農業部3月已經將美國21/22年度玉米出口量預期從6160萬噸上調至6350萬噸,上調近200萬噸。


      巴西:有望轉型小麥凈出口國


      由于拉尼娜導致的氣候干旱,巴西2021/22年度的大豆產量遭受了巨大損失,玉米產量也難以提高,可能難以從大豆和玉米價格飆升中獲得太多收益。美國農業部在其3月的月度世界供需報告中表示,由于干旱,巴西2021/2022年大豆產量可能為1.27億噸,較上月減少了700萬噸,而玉米產量保持在1.14億噸不變。


      不過,本次俄烏危機有望成為巴西轉型為小麥凈出口國的契機。


      實際上,從2021年12月到2022年3月,巴西凈出口約250萬噸小麥,這是前所未有的數量——巴西并非傳統的小麥出口國,通常情況下,巴西國內消費的小麥有50%以上需要進口,主要來自阿根廷。


      巴西農業專家稱,由于大豆收成不佳,農民有大量多余的土地和肥料用于小麥作物。而在小麥價格飆升的背景下,巴西有足夠的空間和動力將小麥的種植面積擴大一倍以上(目前巴西小麥的種植面積僅為247萬公頃)。通過這樣做,巴西可以達到1270萬噸的小麥年產量,實現自給自足且有余力對外出口。


      當地農業咨詢公司T&F公司主管Luiz Pacheco說:“巴西任何商品的產量擴張都是通過出口而非國內消費來實現的。巴西的大豆、玉米、咖啡和甘蔗就是這種情況。因此,有望通過出口促進巴西國內小麥產量的增長?!?/p>


      阿根廷:已提高下一季度小麥出口配額


      阿根廷的情況和澳大利亞類似,21/22年度的小麥作物中,95%已經提前被預定售出。


      阿根廷周六表示,將把2022-2023年度小麥出口配額增加800萬噸至1000萬噸。阿根廷的下一輪小麥季要等到5月才會開始種植,但銷售合約已經提前開始簽訂。


      除小麥外,消息人士稱,阿根廷的玉米出口商已經和西班牙進行了出口談判,預計歐洲國家將放寬進口規定。


      不過,由于干旱,阿根廷的玉米和大豆產量都受到限制。根據美國農業部3月展望報告,阿根廷22/23年玉米產量預計為5300萬噸,大豆產量預計為4350萬噸,均較上月預期有所下調。因此,阿根廷設定的22/23年玉米出口配額仍然低于前一周期。


      而更雪上加霜的是,可能是出于提高關稅的目的,阿根廷政府最近宣布將暫停豆油和豆粕的出口許可。如果這一禁令短期內不能撤銷,將持續對全球大豆供應造成打壓。


      歐盟:主要保證自身糧食安全


      為了應對糧食供應的緊張形勢,歐盟已經放松了對休耕土地的限制,并為農民提供5億歐元的經濟獎勵,以刺激農業生產。


      除烏克蘭外,羅馬尼亞、法國和德國是歐盟主要的糧食供應國。在俄烏沖突后,羅馬尼亞已經被貿易商視為向歐洲本地供應糧食的最主要后備來源。


      貿易商稱,自烏克蘭戰火爆發以來,已經購買了約40萬-50萬噸羅馬尼亞小麥和20萬-30萬噸羅馬尼亞玉米,和少量法國小麥和玉米,用以滿足附近運往伊比利亞半島和比荷盧三國等歐盟目的地的需求。


      上一篇:長江中游城市群發展“十四五”實施方案

      下一篇:沒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