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d id="iga32"><center id="iga32"></center></dd>
<button id="iga32"></button>

<em id="iga32"><acronym id="iga32"><u id="iga32"></u></acronym></em>

    1. 淘寶直播女王薇婭借殼死灰復燃?

      摘要: 中國互聯網協會法工委副秘書長、中消協律師胡鋼:“對于公眾的質疑,蜜蜂驚喜社所屬的公司應該主動、全面公開是否與薇婭有關聯的信息,這是他們作為直播平臺商家的義務,平臺也應督促其公司主動公開”。2月12日,在薇婭“消失”的第54天,一個名為“蜜蜂驚喜社”的直播間悄然上線。這個看似“全新”的直播間,卻充滿了“薇婭”的影子。6位主播中,有5位都是薇婭直播間的助播和模特,蜜蜂驚喜社的名字,也與薇婭的公眾號“薇...

      中國互聯網協會法工委副秘書長、中消協律師胡鋼:“對于公眾的質疑,蜜蜂驚喜社所屬的公司應該主動、全面公開是否與薇婭有關聯的信息,這是他們作為直播平臺商家的義務,平臺也應督促其公司主動公開”。

      2月12日,在薇婭“消失”的第54天,一個名為“蜜蜂驚喜社”的直播間悄然上線。

      這個看似“全新”的直播間,卻充滿了“薇婭”的影子。6位主播中,有5位都是薇婭直播間的助播和模特,蜜蜂驚喜社的名字,也與薇婭的公眾號“薇婭驚喜社”相仿,就連直播間的背景畫面也與薇婭直播間是同一幅城市夜景圖。種種細節不禁引起人們的猜測:“薇婭回來了?”

      蜜蜂驚喜社的直播表現也一路開掛,截至3月1日,粉絲數量飆漲至189萬。一位內部人士告訴紅星資本局:“對于新團隊來說,這個成績非常少見”。

      紅星資本局注意到,蜜蜂驚喜社直播間認證的公司與薇婭并無工商信息上的關聯,但薇婭老公董海峰旗下公司的注冊地址,與蜜蜂驚喜社直播間認證的公司柏峰文化注冊地址同在杭州市濱江區江錦國際大廈內,隔了5層樓。

      蜜蜂驚喜社與薇婭究竟有沒有關系?薇婭是否是“換殼”復出?蜜蜂驚喜社與謙尋方面“一致沉默”。

      中國互聯網協會法工委副秘書長、中消協律師胡鋼律師在接受紅星資本局采訪時表示,此前稅務部門對薇婭偷逃稅款的處罰中,有限定涉稅主體公司,如果蜜蜂驚喜社背后的公司不在薇婭涉稅主體公司范圍內,那么他們的行為是沒有關聯的,屬于單獨法律主體。

      胡鋼律師進一步指出,對于公眾的質疑,蜜蜂驚喜社所屬的公司應該主動、全面地公開是否與薇婭有關聯的信息,這是他們作為直播平臺商家的義務,平臺也應督促其公司主動公開。


      薇婭直播 圖據視覺中國

      蜜蜂驚喜社直播間粉絲達200萬

      5位主播都是薇婭時的“熟面孔”

      涌進蜜蜂驚喜社直播間的網友發現,這個看似“全新”的直播間,卻總能找到點“薇婭”的影子。


      蜜蜂驚喜社首場直播

      先是直播間出境的6位主播中,有5位都是薇婭直播間里的“熟面孔”,他們常常以助播和模特的身份出現在薇婭身邊。

      再是蜜蜂驚喜社的名字,也與薇婭的公眾號“薇婭驚喜社”相仿,就連直播間的背景畫面也與薇婭直播間是同一幅城市夜景圖。種種細節不禁引起人們的猜測:“薇婭回來了?”

      這個消息很快傳到了薇婭的粉絲群中。劉晨星(化名)曾經是薇婭直播間的???,她告訴紅星資本局,最早知道“蜜蜂驚喜社”開播的消息,是在薇婭的粉絲群內,一位群友轉發了直播鏈接。

      劉晨星隨著鏈接進入直播間,看到5位熟悉的主播齊聲喊著:“我們來啦”、“廢話不多說,先來抽波獎”,這感覺與薇婭直播間似曾相識。她順手點了“關注直播間”,并加入了蜜蜂驚喜社的粉絲群,發現新粉絲群中有不少薇婭“老粉”們的身影。

      吸引了薇婭“老粉”們的注意后,蜜蜂驚喜社的直播表現也一路開掛。開播當天,直播間累計觀看115萬,收獲粉絲10.2萬人。第二天,累計觀看突破300萬;第三天,440萬;第四天,550萬;到了第五天,累計觀看數量就進入千萬級別。


      蜜蜂驚喜社直播數據

      紅星資本局初步統計,從開播至今,蜜蜂驚喜社的17場直播中,就有14場累計觀看在500萬以上,有3場突破1000萬累計觀看。此外,蜜蜂驚喜社還保持著“日播”的頻率,平均每場直播都會上50-70個商品,粉絲數量一路飆漲至189萬。

      一位內部人士告訴紅星資本局:“對于新團隊來說,這個成績非常少見”。

      外界質疑薇婭“換殼”復出

      蜜蜂驚喜社只字不提

      在網友的討論中,蜜蜂驚喜社被認為是偷逃稅款風波后,薇婭復出“試水”的信號。但蜜蜂驚喜社卻顯得謹慎得多,一直強調:“是我們六個人努力創業的小團隊”,只字不提“薇婭”,與其相關的評論也一概不回復。

      盡管極力撇清,但蜜蜂驚喜社仍然擋不住大眾的疑問:是不是薇婭團隊“換殼”復出?

      杭州柏峰文化傳媒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柏峰文化”)是蜜蜂驚喜社直播間認證的公司。紅星資本局發現,這家成立于2021年8月的公司,從工商注冊信息來看,與薇婭等人沒有絲毫關聯。其法定代表人名為何衛華,名下只有兩家公司,甚至搜索不到他與薇婭相關的任何信息。

      但紅星資本局發現,薇婭老公董海峰旗下的杭州蘭海企業管理咨詢公司、杭州豐瀚企業管理有限公司的注冊地址,與柏峰文化的注冊地址同在杭州市濱江區江錦國際大廈內,只隔了5層樓。



      蜜蜂驚喜社注冊地址與董海峰旗下公司相隔5層樓

      另據財聯社消息,薇婭所在的謙尋方面并未回復其與蜜蜂驚喜社的關系,但已經有多位謙尋工作人員宣傳了蜜蜂驚喜社相關資料。此外,紅星資本局發現,許多發布淘寶直播預告的微博賬號,都將蜜蜂驚喜社與李佳琦的直播預告一起發出,換言之,業內或已默認了蜜蜂驚喜社是薇婭的“替代品”。


      蜜蜂驚喜社與李佳琦的直播預告一起發出

      “蜜蜂驚喜社”的上線,究竟是薇婭謀求回歸的預告,還是謙尋公司趁著薇婭熱度尚未散去,以薇婭助播的號召力重組直播間,將薇婭的流量再次盤活,目前還尚待證實。

      但相比蜜蜂驚喜社與謙尋方面的“一致沉默”,薇婭粉絲們的態度就要復雜得多。

      2月14日,蜜蜂驚喜社開播兩天后,發布了第一條微博:“超多驚喜折扣好物轟炸,直播的快樂又回來啦!”在此條微博評論區,有網友留言:“還是薇婭的直播間嗎?雖然沒有薇婭直播,但只要是薇婭的直播間我依然支持”、“還是熟悉的味道”。

      對于蜜蜂驚喜社開播,也有網友持反對的態度:“拿法律當兒戲還想復出?”、“偷稅漏稅補完了?還回歸?”、“違法的成本也太低了,換個殼就復出了”、“堅決不買”。

      對此,中國人民大學新聞學院教授宋建武對紅星資本局表示,蜜蜂驚喜社以不同于薇婭團隊的法律主體出現,自然是沒有問題的。但是應該以薇婭偷逃稅款的事件引以為戒,敲響警鐘。


      網友持反對態度

      新直播間能否吸收薇婭“老粉”?

      選品與價格難成優勢

      陳琪琪(化名)告訴紅星資本局,她是從小紅書平臺關注到薇婭的助播們開始直播的消息,加入了蜜蜂驚喜社粉絲群。她發現,群內不少用戶仍以“摯愛粉”自稱,并且保持著薇婭粉絲群內的習慣:參與抽獎和提出想在直播間買的商品。

      2月28日,電子商務研究所所長崔麗麗告訴紅星資本局:“在某種程度上薇婭還是有一定的鐵桿粉絲量的,如果大家在知道她不可能復出的基礎上,可能也會將這種信任以及選品標準、屬性特征等轉嫁到其所在機構旗下的資源(或者是新的主播)”。

      崔麗麗認為,蜜蜂驚喜社的出現更像是一種嘗試,同時也是驗證新的運作模式?!拔矣X得助播出場應該是之前已經有過實踐的一種模式,不管是老羅的助播還是類似于辛巴家族的一些嘗試,實際上助播是除了主播以外受眾最為臉熟的,好像除了讓助播打頭陣可能也沒有其他更好的方法?!?/p>

      但崔麗麗也表示:“過去薇婭的流量很難短時間內在一個新人身上進行移植?!睌祿@示,在被封之前,薇婭的直播間已經有9227萬粉絲,是蜜蜂驚喜社的45倍之多。

      不過,對于蜜蜂驚喜社來說,收集薇婭粉絲流量并不容易。過去,薇婭依靠超頭部主播的話語權,許多商品都能拿到最低價,吸引粉絲購買,但新的助播團隊顯然無法復制這一點。

      陳琪琪對紅星資本局表示:“暫時還沒有在直播間下單,先看看”,原因是“以前優惠很多的大品牌都沒有了”。在蜜蜂驚喜社粉絲群內,也有不少粉絲說到:“爭取多拿點大牌護膚品來當福利”。

      此外,對于薇婭曾經引以為傲的“選品”,在蜜蜂驚喜社這里,許多粉絲也很難買賬。紅星資本局注意到,不少薇婭的“老粉”在小紅書平臺表示:“有些美妝產品不是天貓旗艦店發貨了,跟薇婭直播間不一樣?!?/p>

      實際上,在蜜蜂驚喜社開播3天后,同樣因為偷逃稅款被罰的網紅雪梨,其原助播光光也在淘寶開播。有市場聲音認為,光光來了直播間背后,同樣有雪梨團隊的身影。

      主播因偷逃稅款被罰后,再由助播“探路”,這條路走得通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