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d id="iga32"><center id="iga32"></center></dd>
<button id="iga32"></button>

<em id="iga32"><acronym id="iga32"><u id="iga32"></u></acronym></em>

    1. 后社區團購時代:無精打采的團長和菜

      摘要: 一年左右的時間里,社區團購經歷了“冰火兩重天”。從互聯網大佬們瘋狂下場燒錢,到如今紛紛退場:十薈團大規模進行收縮;食享會轉戰零食賽道;橙心優選關城;興盛優選開始尋找新方向……互聯網巨頭們不怕試錯,但對于那些追逐風口的普通人來說,風向改變后,他們的生活被徹底改變了。密密麻麻的團購點上午10點開始,陸陸續續有各個社區團購平臺過來送菜。3月6日, 濟南高新區康虹路上,超市老板王杰正在清點各個社區團購平臺...

      一年左右的時間里,社區團購經歷了“冰火兩重天”。


      從互聯網大佬們瘋狂下場燒錢,到如今紛紛退場:十薈團大規模進行收縮;食享會轉戰零食賽道;橙心優選關城;興盛優選開始尋找新方向……互聯網巨頭們不怕試錯,但對于那些追逐風口的普通人來說,風向改變后,他們的生活被徹底改變了。


      密密麻麻的團購點


      上午10點開始,陸陸續續有各個社區團購平臺過來送菜。


      3月6日, 濟南高新區康虹路上,超市老板王杰正在清點各個社區團購平臺送來的菜。跟往常一樣,今天依然只有30多單——多是老客戶下的訂單,過完年之后,已經鮮少見到客戶中出現新面孔。


      王杰開的社區超市位于濟南高新區的一個大型社區,社區分為好幾個片區,人口多,買菜的需求量也大。社區團購最火爆的時候,距離王杰家不到50米,就能有一家社區團購點。



      曾經滿滿的貨架,如今也顯得空曠


      那是社區團購的“黃金時代”,作為社區團購的最小單元,自提點密密麻麻在地圖上蔓延:在濟南市區,打開各個社區團購的小程序,400米之內多則能有10多個自提點。在山大南路歷山路至山大路之間,沿街大約1000米的距離一共有3家自提點。在郎茂山小區里,一個社區能有大約有20個自提點。不僅便利店、超市等成為提貨點,改造后的車庫、理發店、服裝店等都能成為提貨點。


      王杰的店里同時開通了十薈團、興盛優選、盒馬、美團優選等多個團購平臺。在濟南,一家自提點同時為四五家平臺服務是一種常態,也是巨頭爭搶團長造成的局面。


      王杰感覺,2020年中旬是各個社區團購平臺競爭最為激烈的時候,各個社區團購平臺的城市拓展人員活躍在街上,反反復復掃街,不放過任何一個便利店,基本一個團購點開了,很快各個平臺的人都會找上門來,每個團長都聽上門的拓展人員說過這樣的話:“帶一個團是帶,多帶幾個也是帶,還能多賺一份錢?!?/p>


      這正是互聯網大廠加入賽道的時間。


      資料顯示,2020年6月,滴滴旗下的社區團購平臺“橙心優選”上線;7月,美團推出了“美團優選”業務;8月,拼多多的“多多買菜”業務上線,盒馬則成立了盒馬優選事業部;10月,蘇寧菜場的社區團購平臺在北京上線。到了11月,滴滴在社區團購上不設上限,希望全力拿下市場第一名。


      社區團購賽道上除了“新選手”,“老選手”們也插上了融資的翅膀。錢變成了一數字,像雪球一樣裹挾著社區團購的車輪滾滾向前:十薈團拿到了阿里的融資,興盛優選則獲得了京東、騰訊的投資;同程生活背后則站著元禾資本、襄禾資本等。


      王杰記得,距離自己家超市不到一個路口的花壇角,都成了提貨點。



      因為有地點和客流,商超老板是“最佳團長”


      用錢燒出的“黃金時代”


      那時候,當團長確實能夠賺錢。


      “最賺錢的其實不是傭金,是人頭費?!蓖踅芨嬖V記者,那時候各個平臺都在瘋狂拉人,建群、拉人、下單就能得到“人頭費”,王杰發動自己身邊一切能夠發動的親戚、朋友、同事去不同的平臺下單,一個賬戶在所有平臺上都開一遍賬號,賺取平臺給的“人頭費”。賺的多的時候,一天光“人頭費”就有200多元。


      “我們家的超市也賣蔬菜,所以朋友們下單來的菜我就直接在自己的超市賣了,這就相當于淘寶的‘刷單’?!蓖踅苷f,據他所知,當時基本所有的團長都會用這種方法去掙錢,那時候各個群里都很熱鬧,“夜里十二點多,消息還是刷屏地發?!?/p>


      “燒錢擴張”,這是以前外賣、打車等軟件曾百試不爽的辦法,同樣的套路又重新在社區團購平臺上演了一遍。當單量成為最重要的衡量標準,很難說清楚這些暴漲的單量摻雜了多少水分。


      王杰記得,當時傭金最高的平臺是十薈團,最熱鬧的平臺也是十薈團,這家2018年發源于湖南的社區團購平臺曾經和興盛優選、同程生活一起被稱作社區團購“老三團”。一些熱門菜品在平臺上的下單量甚至能到1萬多單,團長們拉十薈團的熱情也最高,王杰在十薈團的月銷售額基本都能到一萬元以上。


      作為整個社區團購的“神經末梢”,團長們的口袋里響著嘩啦啦的硬幣,平臺背后的互聯網公司大佬們則用瘋狂的融資一路高歌。資料顯示,同程生活自2018年成立起,八輪融資總額高達19億人民幣;興盛優選的D輪融資達到了30億美元;美團2021年第二季度在社區團購為主的新業務部分燒掉了92億人民幣。


      在一捆捆的蘿卜、白菜上,巨頭們定下的目標都很宏大:興盛優選的目標是日單量2000萬,美團優選定下過年目標1億日單量,多多買菜的高層定下1500億年GMV。為了達到這樣的單量,互聯網反復重演的橋段再一次上演:燒錢,用最快的速度把對手擠死,只要能獨占賽道,錢就燒得值。


      “沒有門檻”的狂歡


      所有人都以為這個行業迎來了最好的時候,并將持續好下去。


      在“一個人頭一塊錢”的瘋狂中,路人紛紛跟著下海,從普通的顧客轉成了團長。


      家住在濟南市中區的孫霞是在2021年上半年的時候加入的團長大軍。在此之前,她對社區團購的了解,僅僅來源于“秒殺”,也就是平臺每天會推出一部份特價菜,有時候運氣好,能夠“一分錢搶到6個雞蛋”。


      一次提貨時遇到了來推銷的平臺工作人員,出于好奇,她問了一句,“我能當團長嗎?”在對方熱切地鼓勵和“不用囤貨、不用投資”的保證下,孫霞成為了一名團長。因為沒有自己的門頭,小區物業不讓私自設點,孫霞就租用了一個車庫,從二手市場買了些貨架和菜籃子,簡單改裝成為提貨點。


      在孫霞“入場”之前,小區里已經有了至少三家的社區團購點,她從這幾家都買過東西。


      孫霞回憶,成為團長后,上門的拓展人員會過來送一些易拉寶等物資,用來吸引路過的行人加群,自己也在小區業主群里反復地發信息拉人頭,只要進群就會送小禮物。用了大概一個多星期的時間,就拉起來了三個群,每個群都有超過100人。


      “進群的多,下單的少?!睂O霞說,“靠著人頭就能賺錢的好日子”沒過多久,自己就發現各個平臺悄悄地降低了傭金,人頭費更是對半砍,活動獎勵也變得很少。不僅如此,平臺上的單品種類也在減少,從幾千個減到幾百個甚至幾十個。很多商品點開,都顯示“采購中”,也就是暫時無貨的狀態。



      平臺上的單品種類也在減少


      采訪的時候,孫霞打開幾個平臺的后臺看了眼這天的單量,有個平臺只有2單。


      單量降下來,團長們的傭金也跟著減少。以前的清貨單上會顯示每份商品的價格和團長對應的傭金,但這些現在都已經被隱去,孫霞甚至不知道很多平臺的傭金到底應該從哪里看,“車庫租到了5月,我準備干到5月就不干了?,F在一個月賺不到1000塊錢,真不夠費功夫的?!闭f到這,孫霞有點生氣,聲音也提高了不少,“之前他們(推廣人員)說會送袋子,后來連袋子都不送了。我自己裝一份菜還得非一個塑料袋?!睂O霞說著抖抖手里的塑料袋,“我用的袋子都是五絲加厚的,批發一個都要8分錢。我裝一份菜還得倒貼8分錢?!?/p>


      社區團購遇冷,賬戶上的錢是最直接的體現。


      “賬面的數字看著好看,其實有很多都是我們團長自己刷的單,還有就是拼命向身邊的人推銷拉客戶?!痹谕踅苷故镜目蛻舳松峡梢钥吹?,2021年4月,他在十薈團的月銷售額顯示為12213元;5月份沒有進行刷單,銷售額就掉到了8600元;9月份沒有進行刷單和拉客,單純靠著顧客自主下單,銷售額直接跌倒了2041元。隨后幾個月中,銷售額持續下跌,到了2022年1月,銷售額只有398元。不僅如此,應該給團長們結算的提成,也遲遲無法下發。


      和銳減的訂單量息息相關的,是十薈團被爆出資金鏈斷裂的消息。在2021年夏末,十薈團被爆出大量裁員,長春、南寧、青島、漳州、福州、哈爾濱等城市的供應商陸續接到當地網格倉即將關停業務的通知。



      一位團長的手機端顯示,十薈團的單量越來越少


      從風口跌落


      齊魯晚報·齊魯壹點記者在采訪中發現,大部分的團長都是兼職,他們本身開著商店,做團購只是一個副業。隨著社區團購的日漸式微,對他們來說無非是錢賺得多,或者賺得少的問題。


      但是對于已經全力沖刺加入到社區團購這條賽道的人來說,堅持下去未必看得到希望,但放棄卻意味著失去太多。


      作為十薈團的供應商,老馮還記得那段“流水一樣發貨的日子”,那時候的社區團購“鮮花著錦,烈火烹油”一樣的熱鬧,誰也想不到有一天竟然會發不出工資,拿不到貨款。


      2021年下半年開始,十薈團在國內多個區域的業務有了變動,廣東、福建、上海等地區的業務陸續關停,山東片區只剩下了濟南,對此,十薈團總部給出的回復是“戰略性調整”。從10月份開始,他不再向十薈團供貨,但目前仍有超5萬元的貨款未結清。


      “我這還算少的,我看群里有不少超十幾萬欠賬的?!崩像T說,之前群里的供貨商曾經商量一起去十薈團總部要賬,但是自己沒有參與,原因一是自己被拖欠的錢不多,出去一趟車費、誤工費等也要大幾千;再就是覺得“丟人”,“朋友們都知道我干這個團購,流水多的時候一個月快10萬?,F在出去拉橫幅,太丟人了?!?/p>



      王杰分揀好的社區團購訂單


      同樣被社區團購“閃”了一下,作為網格倉的經營者,老章屬于團購中團長的上一級——平臺向供應商訂購的貨品先運送到中心倉,再分發至散落各區的網格倉,再送到團長們的自提點,最后交到客戶手里。社區團購最火熱的那段時間,老章幾乎把所有的錢都投進去建設了網格倉——在找到合適倉庫的當天,沒有還價就直接簽約,隨后以月薪9000——12000元的高薪聘請了五個司機。


      那時候,暴漲的單量如同夏季的一場雷雨,在極短的時間內催生著網格倉像蘑菇一樣層層疊疊冒出來。


      “每天接到的推送,就是融資了多少錢。當時大家都覺得上市很快,等公司上市,還可以買到原始股?!泵鎸Σ稍L,老章不愿意說很多,只是反復表示“不光我一個,大家都這樣?!?/p>


      各行各業的人抱著淘金的想法加入進來,想乘著巨頭們吹起的風口一起賺錢,但隨著一個又一個頭部公司的倒下,這個行業已經不需要那么多供應商,每天四五百單的量支撐不起老章的網格倉運營。司機已經辭退只剩下兩個,老馮一個月前在網上開始轉讓他的網格倉——轉讓的帖子發布了,目前還沒有人來接手。


      調整和回歸


      即便是在最火爆的時候,社區團購就早已陷入“賣的越多,賠的越多”的怪圈。


      “1分錢買雞蛋”、“1元錢買一箱牛奶”等“秒殺”活動,讓社區團購的整個商業邏輯變得紊亂。2021年3月,因存在低價傾銷等不正當價格行為,國家市場監管總局對橙心優選、多多買菜、美團優選、十薈團、食享會5家社區團購企業作出行政處罰,總計罰款650萬元。


      2021年5月,市場監管總局再對十薈團罰款150萬元;6月,美團等平臺再度收到整改要求,其中美團的“一分錢秒殺”商品被要求下架,其他平臺則要求繼續收緊補貼;9月,市場監管總局再次提起嚴厲查處社區團購領域低價傾銷、價格欺詐等違法行為。


      綜合各方面的因素,隨著監管進一步收緊,社區團購賽道上的選手不斷減少,但作為一門生意,社區團購“不賺錢”的時間未免太長了一點。


      根據滴滴發布的2021年第三季度財報顯示,滴滴第三季度投資損失凈額為人民幣208億元,主要是由于2021年第三季度橙心業務的不利變化,去年同期則盈利8.3億元。此前在遞交招股書之際,滴滴就表示將拆分橙心優選。


      此外,根據公開資料,2021年第一季度,美團優選新業務虧損達80.4億元,虧損同比增加489.9%。第二季度虧損達到92.4億元,虧損同比增加532.9%。第三季度虧損達到109.1億元,虧損同比增加437.5%。



      一位顧客正在尋找自己的訂單


      不管是互聯網巨頭還是拿到融資的創業公司,一時不掙錢可以堅持,但一直不掙錢,足以拖垮信心。


      此外,社區團購的貨品質量,也一直為人所詬病。


      “在疫情最嚴重的時候,社區團購確實方便,但是質量一直不好?!睂O霞說,團購來的菜經常打蔫兒,質量好壞全看運氣,有一次自己買的白菜,一半是蟲眼,半袋子都是泥巴,這種質量的菜品自己不會從市場購買,“團購來的半價牛奶,經常是快到保質期了。只能說一分錢一分貨?!?/p>


      王杰也對社區團購來的菜品質量頗有微詞,他自己店里也售賣蔬菜,團購來的蔬菜和店里新鮮的蔬菜一對比,就能看出好壞,“團購的菜畢竟經過好幾手了,很難保持新鮮?!?/p>


      如今,社區團購的潮水退去,資本轉換賽道,只剩下曾經傾注所有希望的普通人在裸泳。


      網格倉老板老章,最近在朋友圈里又轉發了一條“十薈團可能再獲千萬融資”的新聞。已經建好的網格倉現在依然沒能轉手,他心里還抱著隱約的希望:說不定能重新火起來呢?


      不過,相對于依然在社區團購中堅持的“主角”,很多“觀眾”已經離場。曾經一度沉迷于各個群“秒殺”的小麗,已經基本退出了所有群,原因很簡單:疫情防控得當,進出菜市場和商超都很方便,而且實體店鋪貨品質量更好,“網購也很方便啊,而且比社區團購更方便。社區團購還要自己拿,網購能直接送回家?!毙←愓f,“有時候逛逛菜市場、逛逛超市也是很快樂的事?!?/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