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d id="iga32"><center id="iga32"></center></dd>
<button id="iga32"></button>

<em id="iga32"><acronym id="iga32"><u id="iga32"></u></acronym></em>

    1. 潘長江直播賣酒翻車“套路”深

      摘要: 3月初,在一場茅臺酒的直播中,潘長江賣力吆喝,言之鑿鑿聲稱:“我和茅臺公司董事長認識十幾年了,昨晚我把他灌醉了,讓他簽合同給我定價權?!贝搜哉撗杆俦淮蚰?。放普通人身上,這就是吹破了牛皮丟了臉,但關鍵是,他售賣的茅臺生肖酒優惠價甚至比市場價還高,這便讓大家不再淡定。潘長江此舉是否是虛假宣傳的“實錘”?直播賣酒有哪些亂象?帶你一起梳理一番。潘長江直播截圖1 直播翻車不是頭一遭上游新聞記者看到,在潘長...

      3月初,在一場茅臺酒的直播中,潘長江賣力吆喝,言之鑿鑿聲稱:“我和茅臺公司董事長認識十幾年了,昨晚我把他灌醉了,讓他簽合同給我定價權?!贝搜哉撗杆俦淮蚰?。放普通人身上,這就是吹破了牛皮丟了臉,但關鍵是,他售賣的茅臺生肖酒優惠價甚至比市場價還高,這便讓大家不再淡定。


      潘長江此舉是否是虛假宣傳的“實錘”?直播賣酒有哪些亂象?帶你一起梳理一番。



      潘長江直播截圖


      1  直播翻車不是頭一遭


      上游新聞記者看到,在潘長江的直播中,他宣稱茅臺虎年生肖酒原價是4萬多元(一箱),而他可以2萬元左右的價格賣給直播間的粉絲。更聲稱這個價格是他和茅臺公司董事長拼酒后的“成果”。


      然而,此番言論立即被打臉。首先,茅臺虎年生肖酒的價格頗為透明,市場價在4500元/瓶左右。而潘長江直播中的該酒折合4799元/瓶,所謂的“優惠價”竟然比市場價還高。其次,網絡上很快有相關從業人士出來“抵黃”,稱他和董事長拼酒完全就是子虛烏有。


      重慶樂君律師事務所何桐雨律師認為,如果在網絡直播中聲稱的“市場價”高于真實的市場價,那么的確存在虛假宣傳的嫌疑。不過,在法律上要認定這一點,首先要能夠標定準確的市場價格,這個價格并不是消費者偶然或者是商家促銷等特殊情況下買到的價格,而是正常渠道大量銷售的價格。


      另一方面,在視頻、文字廣告中可以講一些天馬行空的故事(不能違反廣告法的相關條例)來宣傳產品。但在直播帶貨的過程中,必須是以事實為依據來進行闡述的。如果能證明“和董事長拼酒”的故事系杜撰,那么對方也存在虛假宣傳的嫌疑。


      上游新聞記者還了解到,潘長江直播賣酒“翻車”也已不是首次。去年,網友便熱議過《小兵張嘎》里嘎子的扮演者謝孟偉帶貨賣假酒的事件,潘長江當時連線讓其迷途知返,不要再賣假貨過度消費粉絲,情真意切地表示:“網絡上的東西把握不住?!钡芸?,潘長江自己便進入直播賣酒的陣營,此事還被網友戲謔稱為“潘嘎之交”。


      此后,潘長江還在直播中出現過翻車,例如賣1.9萬元“純金酒瓶”等行為,就被多次吐槽。



      潘長江直播截圖


      2  直播賣酒成制假販假新渠道


      白酒因產品的特殊性,一直是打假的重災區。直播賣酒中的問題,也不僅僅是一個潘長江。


      據中新網報道,2021年3月13日315前夕,杭州警方便集中銷毀假茅臺、五糧液、劍南春等高檔白酒13700余瓶。同時,由于直播帶貨的興起,直播帶貨逐漸成為賣酒的一種趨勢,也滋生了很多亂象。


      據自媒體(賣酒狼)根據消費者提供的視頻、圖片材料獲得的信息,“茅五瀘”作為當前白酒行業的三大全國性知名白酒品牌,具有知名度高、熱度高、消費者認同度高的特點。這讓其成為帶貨主播的“重點目標”,紛紛上架與“茅五瀘”相關的產品。


      這類酒水大多會取一個和著名品牌很像的名字,配合“貴州茅臺集團十三個酒窖,這是第七個酒窖出來的,所以叫七窖某品”等話術,最后賣198元的低價。


      業內人士認為,拋開其具體的單瓶成本,單從宣傳、營銷手法來看,直播帶貨的主播確實涉嫌“夸大、虛假”甚至誘導消費者下單。


      今年2月底,重慶警方在貴州、湖北等地同步開展收網行動,破獲一起特大制售假酒案。其特點便是采取自動化機械流程生產,運用網絡直播引流帶貨的典型制售假案件。


      2021年12月29日起,重慶警方多警種聯合行動,在貴州仁懷、湖北恩施等地全面收網,經過連續兩天的集中抓捕、清查,成功摧毀以魏某、范某為首的制售假酒犯罪團伙,共抓獲犯罪嫌疑人24名,搗毀產、儲、銷“黑窩點”4處,現場查獲假冒茅臺品牌酒成品800多瓶、待灌裝基酒3000多斤、制假設備14臺、包材2.7萬套,初步估算涉案金額1億元。


      被警方查獲的假茅臺酒


      警方調查發現,嫌疑人不僅在制假過程中采用新設備實現貼標流程自動化運行,使用的防偽芯片仿真度極高,肉眼難以識別。還雇傭“網紅”制作識別真假茅臺品牌酒的短視頻,在某互聯網短視頻平臺注冊多個賬號滾動播放,積聚人氣后進行推銷,其已先后生產、銷售高仿茅臺品牌酒約2萬多瓶。